中国福利彩票走势图连线

反超《比悲傷》!被耽誤的于謙憑什么成為大贏家

時間:2019.03.28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拼很多


1905電影網專稿 當整個院線還沉浸在“比悲傷更悲傷”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匹阻擋《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沖擊10億的黑馬。片子叫《老師·好》,改過兩次名,挪過幾回檔。按照定律,上映了也是1日游的命運。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影片在第5天票房過億,并反超“比悲傷”,成了單日票房冠軍,并在今天繼續連莊。


圖片來源:貓眼專業版


編輯部里有人問,怎么直到現在于謙才散發出驚人的主角光環,而且能演得這么好?


我們把時間軸往前調,一直調到1985年。那一年,于謙16歲。那一年,郭德綱12歲。那一年,岳云鵬剛剛出生。16歲的于謙拜了師,師父是評選出來的十大笑星之一,石富寬。


于謙與石富寬


12歲的郭德綱可能這時候還不知道,3年后的自己帶著“進入體制內,成為專業相聲演員”的目的來到北京。岳云鵬自然也不會知道,14年后,自己第一個月的工資是倒欠工廠300元。為什么要從1985年說起?那時候,于謙還在劇團工作,單位效益慘淡,認識郭德綱前,已經10年沒有登臺說相聲了。在這10年里,他做了一件事,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的大專班。


從電影學院畢業,于謙沒有當導演。反而客串了不少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里演片兒警,《海馬歌舞廳》里當顧客,《小龍人》中扮書生。


于謙在《編輯部的故事》里演片兒警


沒有遇到郭德綱,可能于謙早已經轉型影視演員,現在穿梭在劇集之中演父親、書記、下崗職工、知府等等中年人的角色。不過從來沒有如果。在郭德綱打造的“人設”中,于謙變成了喜歡“喝酒抽煙燙頭”的專業綠葉,襯出了德云社最紅的花。



德云社逐漸成為了最風光的相聲團體。風光背后,利益的天花板卻是抬頭可見。有媒體給德云社算過一筆賬:小劇場大概容納300人,演出票價區間從20元到300元,每周8場演出,滿打滿算,一年下來德云社的駐場收入不到2千萬。曾曝光的德云社演出經紀與演出服務商環宇兄弟公司的公轉書似乎也說明了這一點,2016年德云社合作項目總票房收入為2394.41萬元,其中環宇兄弟分得票房收入1301.06萬元,同期與德云社發生的票房營收為1059.81萬元,來自德云社票房的收入占其總分得票房收入的81.48%。相當于德云社2016年商演總票房約為1900萬元。


表格來源:環宇兄弟公轉書


對于這種情況,郭德綱說,不干點別的,怎么養活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呢。首先是商演。2012年,德云社商業演出門票收入在3000萬以上。岳云鵬在被師父郭德綱力捧之后,2016年,專場費用漲到了120萬。但是,能撐起3000人大場的相聲演員在德云社也是10只手指數的過來。所以從德云社早年開始,郭德綱便帶著徒弟們拍起了電影和電視劇。


從相聲到影視,成為了整個產業的取向選擇。郭德綱自己先是在《落葉歸根》《第601個電話》《建國大業》《越光寶盒》里以個人身份客串。


《落葉歸根》與《越光寶盒》中的郭德綱


2006年,北京德云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從此郭德綱和德云社有了作為影片出品方的資格。然后他帶著徒弟們一起拍起了電視劇。最早是原名《相聲演義》的《竇天寶傳奇》,然后便是2010年播出的《知縣大光明》,2011年的《我是大偵探》。在這幾部戲里,于謙都是配角。《竇天寶傳奇》里他演富家子弟梁大元,京中一霸,喜怒無常,是由郭德綱飾演的竇天寶最大的對立面。


《竇天寶傳奇》中的于謙


2010年,還有德云社及全社之力的電影《三笑之才子佳人》搞笑角色,讓于謙留下了“母儀天下”的段子。


“母儀天下”版于謙


無論正劇喜劇,于謙都沒演過主角。小電君問到了一位和德云社關系頗深的從業人員G。他說了一句大實話:“因為以前沒有人找他做主演。”《三笑之才子佳人》成了票房不到800萬的“三俗爛片”。直到2017年,在電影發展最迅速的幾年里,德云社才推出了自己出品的第二部電影《歡樂喜劇人》



但是演電影自始至終還是能給社員們帶來可觀收入的選擇。于是岳云鵬成為了過去幾年里德云社商業價值最高的演員。他甚至還有了嵌入自己名字的主演電影《瘋岳撬佳人》。有人透露,岳云鵬頻繁出演電影的原因,也是在幫自己的師父還人情。甚少接受采訪的他,在《瘋岳撬佳人》宣傳期里,終于接受了4家媒體的采訪。


面對媒體,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其實我不是特別想拍(這個電影)。你說我要是拍這個戲,我應該是特別喜歡才去拍對吧?但我是沒有辦法,我是被動的,劇本我都沒看,我沒有辦法,我只能去接,我只能去拍。”



只能去拍的原因有一個,《瘋岳撬佳人》的片方,跟師父郭德綱的交情特別好。郭德綱曾說,自己和岳云鵬是二八分,片酬德云社拿兩成。電影這樣的商品,自然要找商業價值最高的那個人來完成。而在德云社轉型企業化,和社員們簽合同之后,G告訴我們,于謙仍然沒有和德云社簽合同。但是,他與郭德綱共用同一個經紀人。


而從李菁何云偉曹云金這些人從德云社出走后,郭德綱也在著力推出新人,這才有了最近幾年的張云雷、孟鶴堂乃至郭麒麟


張云雷、孟鶴堂與郭麒麟


相聲綜藝兩開花。所以在力推新人、紅人的德云社電影中,我們自然只能看到于謙作為配角或者客串的身影。除了“喝酒抽煙燙頭”,于謙的愛好,是老北京的各種“玩兒”。坐擁京郊60畝動物園的他,養鳥遛狗,馴鷹豢鴿跑馬才是他平時在忙的事。



玩兒之余,于謙也仍然惦記著演電影。《老師·好》,便是跟德云社班底聊出來的結果。“這個戲也不是突然想搞,一直就有這心思。”于謙說,《老師·好》從素材積累階段就一直在跟。


能做主角,自然是劇本在他手里的原因。G說,這次是他捧著好劇本了。于謙回憶,自己和導演、編劇在一起聊天,聊到了對過去老師的懷念,才有了做劇本的念頭。從動了念頭開始,又過了一年半,才有劇本的雛形。“不是你們想象概念中,我接了個本子,接了個活兒。不是這樣的,是順理成章的,我就演了。”于謙說。


在于謙口中,這次合作的也都是關系好的好朋友。導演是自己搭檔郭德綱的徒弟,鶴字科的張鶴欒


此前,張鶴欒執導過《我要幸福》


但是電影的出品方,似乎與德云社沒有太大關系。三只喜鵲文化傳媒、華影縱橫影業以及骉馬影業三家主要出品公司中,成立最早的是2014年建立的三只喜鵲,而華影縱橫則是2017年才成立的公司。《老師·好》則是這三家公司首次投資出品的電影。而除了主演,于謙這次還擔當了監制的角色。不難揣測,《老師·好》的盤子很有可能是于謙自己一手“攢”出來的。


那么接下來,于謙還會多拍電影么。于謙這么說:“隨遇而安,碰到好本子,碰到自己愿意做的事就做一做。”說的時候,他把愿意做三個字強調了出來。“你要覺著自己太累了,沒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再好的本子也不干呢。比如不是自己喜歡的題材,或是不怎么樣的事。”這大概是于謙在行業里的狀態。


陳賡晉南大捷
戰爭

陳賡晉南大捷

革命家軍事家陳賡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兩帥男

黃金戰士
戰爭

黃金戰士

膠東兒女殊死抗日

菊豆
經典

菊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讓子彈飛》川話版
劇情

《讓子彈飛》

三影帝爆笑飚方言

中国福利彩票走势图连线 欢乐斗地主腾讯游戏 3d复式胆拖投注金额计算表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玩法 上海t6装饰坑 重庆时时彩5码个位技巧 尚合什么意思 广东福彩电子投注如何付款 福建时时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mg娱乐官网客服